博客网 >

时下,在海外色情按摩这片红灯区,有着为数不少的女华人。血液里浸染着传统道德观念的她们,为什幺要悖向传统而选择这个行业呢?她们的心态、她们的生活究竟是怎样的呢?她们又将何去何从?

  在海外,有一份工作正逐年不断吸引华裔女性的加入,那就是色情按摩。这些从事性工作的女华人,他们的年龄从十几岁到五十岁不等﹔他们身份各异,从为补贴家用的穷太太到被寄予厚望的留学生,从自享其乐的专业“性工作者” 到孤独挥霍的单身女人。血液里浸染着传统道德观念的女华人,为什幺会选择这样的生活方式呢?她们从事这项工作,从自身条件来讲,是走投无路?是自甘堕落?还是自由选择?从外在条件来讲,是不菲收入的诱惑力太大?还是当下伦理道德观念的逐渐退化丧失使然?还是所在国家政策的过度宽泛所致?还是性工作成为一种自由职业正不断扩大化?

  因为各国相关政策不一,色情按摩院的工作地点以及性服务者的工作方式就有所不同。无论合不合法,这些色情按摩院都通过铺天盖地的平面广告、纲络信息甚至上街拉客的方式吸引顾客,有的打着正规按摩院的幌子来招揽顾客﹔有的则是单干,一人一处房子,通过刊登广告吸引客户,这样也可以躲避警察的干预。在那些色情合法化的国家,当然更明目张胆,在闹市有大片的红灯区,任由你前来消费,仿佛格外一片自由国度。

  色情服务和赌博、毒品一样,无孔不入,各国色情服务行业的规模是根据所在国家经济、移民政策、思想开放程度、以及历史渊源而定。

  新西兰按摩院的规模之大在全球是相当闻名的,色情按摩院属于合法经营,按摩女郎是正常职业,包括提供性服务。自1999年新西兰政府取消对中国留学生的配额以来,大量的中国学生涌入这个人口只有400万人的岛国,因此新西兰按摩院里,中国女留学生越来越多这一现象便不诧异。

  更有甚者,妓女职业在德国法律中完全合法化。在2003年底,德国科隆为缓解财政压力拟向妓女收“做爱税”,扩大“娱乐税”的适用对象,除了原本的赌场、酒吧和游乐场等,另纳入妓院、色情业、按摩院和脱衣舞俱乐部。科隆市府发言人声称,如此可让市府的娱乐税收增加约三倍,在2004年时达到 300万欧元。

  而在温和保守的英国,性产业却相当繁荣,伦敦一项最全面深入的调查显示:目前,伦敦桑拿室、按摩院等各种色情场所泛漤,最少有8000名妓女在伦敦从事性交易。这些女子少部分在红灯区街头拉客提供性服务,大部分女子都以按摩院、桑拿室为遮掩提供性服务。据了解,伦敦的730个性服务场所共有 2972-5861名妓女,平均每个性服务场所都有4-8名妓女,30%来自东南亚地区。

  在美国,绝大多数按摩院是没有色情项目的,客人如果无理纠缠,按摩院会报警处理,只有美国各红灯区里的按摩院才有色情项目。另外,美国还有一个庞大的地下按摩市场,主要就是国际偷渡集团把亚洲、东欧的年轻女性贩卖到美国,然后强迫她们做色情按摩生意。他们在美国各地已形成一个网络,打一枪换一个地方,临时租赁民宅开按摩院,这在美国属于另类非法交易。

  加拿大的色情行业是比较发达的,明暗都有。但是管理也是比较严格的,从正面看有教会、学校、公众、媒体和社会组织施加道德上的影响力,另外一些色情行业企业主、性工作者组织则会在尊重人权名义下反施压力,所以政府政策的制定要权衡双方的利益。

  在东南亚地区,自上个世纪80年代中国对部分边境地区实行开放政策以来,跨国拐卖卖淫问题就日益严重。中国官方数据显示:截至2000年,拥有 29万多人口的勐海县有1041名妇女跨境进入缅甸,通常前往泰国或马来西亚。这些被拐女性大多来自思茅、临沧和西双版纳,被拐至泰国、马来西亚和其它东南亚国家从事性服务行业,其中约70%年龄在18岁以下。

  而澳洲政府则是睁只眼闭只眼,政府一方面认为妓女不合法,另一方面又建立诸如艾滋病防治中心等机构,帮助那些从事性工作的人。这个行业可以帮助政府减轻压力,增加就业率,让很多人不用去领失业金。

  正是由于这些发达国家全透明或半透明的政策和规定,吸引了更多的女华人涌向国外。其实,海外色情按摩院女华人的生活经历就是社会一个的万花筒,一个缩影,我们从中看到的方方面面或许能让我们对所生活的周围世界,对她们的生存法则,有着更理智更清醒的认识。

  海外务工,情非得已

  很多人选择海外务工的方式来改变命运,以为国外遍地黄金,谁知人生地不熟,语言不通又没有学历,结果寸步难行。因此她们的职业选择极为有限,多依赖同乡或职业介绍所就职于餐饮业、加工工厂,或者做家庭保姆。她们多通过办理商务签証来到国外,因此雇主经常利用她们的无証问题,在经济上剥削她们,甚至在身心上侵犯她们。

  据调查,在英国按摩业贩卖性劳力的华裔女性之中,50%以上来自中国。英国按摩业主为迎合客户好奇心理,谋取更高利润,高价雇佣外籍小姐。比英国女性高出至少一倍的诱人收入,让很多女华人放弃了继续苦苦挣扎。

  一位来自浙江的李女士,今年三十五岁。从2000年起,她在英国伦敦一家中餐厅里打了三年工。她说“钱挣得实在太慢”。偶尔看到了中文报上按摩院的广告,她忍不住拨了电话,继而加入了“性工作者”的行列。“虽然和在餐馆的工时差不多,也是从中午十二点做到凌晨两点,但是不用刷盘子,不用受老板的白眼,不用听他的脏话。”李女士庆幸地说。她的妆化得有点浓,但仍掩饰不了她脸上历经磨难的痕迹,笑容过了三秒鐘就消失了。“虽然酬劳要比餐馆的丰厚得多,但好不容易挣来的钱却还得和老板对分!”眉目之间流露出不甘。望着窗外,她又深深地嘆了口气,“有什幺办法呢?按摩院的性劳动工资较餐馆要高出许多。” 她已经在按摩院做了三年多了,至今仍不愿离去。言谈之间,身处异国他乡的她,已经不觉得这有什幺羞耻了。她说等她攒足了钱就回国。对于自己的职业,她一直都瞒着家人。

  李女士其实是个自醒的人,她说,“这钱虽然来得快、来得多,但并不是别人想的那幺好挣!因为这工作极耗体力,又不益健康。挣钱快的代价是无法估计的。” 在英国,按摩院是女华人危险性最高的工作环境。据业主表示,99%的中国女性都经历过客户施加身体暴力。李女士透露,在按摩院一般只有一两位小姐和一名保姆,若遇醉汉来访,甚或抢劫,她们的财产甚至生命都受到威胁。在这种情况下,她们通常由按摩院里的工作人员陪伴并接送,但这并不能保証安全。有一次,当她被送到客户住处后,她被异常的客户反锁在房内。她在该客户出门后大声求救,最后不得不破窗逃生。这种情况时有发生,但由于自身身份问题却又不能求助警方。这使得她们必须对自己的职业更加隐瞒,因此也加深了它的剥削性。目前,在英国尚无法规保障这些身心都受胁迫的性工作者的人身安全。李女士无奈地摇头,说她们无时无刻不受到国家移民政策,英国劳力市场和低薪经济的制约,她们个人的返乡计划和就业选择,始终受到这些在她们掌控之外的大环境的牵制。

  留学国外,迷失自我

  在新西兰的奥克兰,当地流行这样一句话,“奥克兰的按摩院比公共厕所多”,这是玩笑话,但也是实话。奥克兰的中国留学生越来越多,由于生活费本来就贵,再加上她们又频繁出入酒吧、购卖高档化妆品、支付名贵公寓房租,有的甚至还要养一辆高级跑车。而家人每月所给的那点生活费完全不足以应付,在欲望的旗帜大张旗鼓地招摇之下,她们乐意选择工资极高的按摩工作,因为每月收入有1万到3万纽币不等。这类女留学生大多利用假期或周末在按摩院里做兼职,有的后来干脆做全职,以尽量满足内心的无底洞。刚入行,很多人矜持高贵的女留学生只拉客,不卖淫。她们只是学一些简单的按摩知识。但是收入相比那些老练的按摩女郎,少得可怜。一旦进了这个门,在金钱的熏陶下,所谓的自尊自重就这样不攻自破。

  在读大二的王小姐就是这一类的典型,她还很年轻,才20岁,有着漂亮的脸蛋和匀称的身段。爸爸在上海经商,家里经济条件还不错,但是她总是觉得家里给的还不够。快做满一年的她,在回想起姐妹们刚入行的经历时,竟然笑了,她说,“有些女孩子入行的时候和男人说话都脸红,在熟练了套路之后,为了钱,大家都放开了身心,开始毫无顾忌在大街上和男人拉拉扯扯,打情骂俏。再过一段时间,在华人老板的劝说和金钱的诱惑下,开始给客人按摩,但是不脱衣服,接着半推半就,到最后干脆脱得精光,但是还是坚决不做爱,但是在男人的抚摸 舔舐之下,最后一道防线就这样被轻易地被攻破。王小姐对别人的这种变化已经司空见惯,当初她也是这幺一步一步走过来的。她说,“其实这并没有什幺不好的,我们都很注意安全的,客户对我们也很大方绅士,再说这幺大了,也该享受身体的欢娱了。”她无所畏惧的笑了笑,补充说道,“我一个星期工作三次,都是利用课余时间,心情好时就去上上课,一般都和朋友去酒吧,去看演唱会,开车去兜风,当然也参加派对。虽然经常挂科,但我不在乎这些,嗬嗬!”看来,国外的灯红酒绿、纸罪金迷让她已经无法自拔了,这幺轻松的兼职何乐而不为啊!在国外,这些不受彼岸家人和观念管束的女留学生,自在出入于按摩院和学校之间,沉醉于极为自我的生活方式之中,早已不知归路。用她们的话来说,应该是“享受”。当问起对将来做何打算时,她淡然笑着(这肤浅满足的笑容里其实还暗藏着一丝逃避),她说道,“没想过,回国嫁个有钱人吧,或者家人自有安排,根本不用我操心。”她还说,现在的生活多美好,一个人,不受任何约束,自由自在,一切随意而又快活,干嘛要去想遥不可及的将来啊?不知道那些用心良苦的爸妈看到这些话,会做何感想?

  自由选择,享受现在

  在好莱坞电影中,有一类人,她们衣着暴露,表情暧昧,浑身散发性感的气息,在街头和男人们巧妙地调情,继而相拥着,谈笑风生地走进某个宾馆。在此行列之中,并不缺乏女华人的身影。

  来自香港的Jerry就是这类职业工作者,今年25岁。她父母已故,香港只有祖母尚在,高中还没有毕业的她,在17岁就开始了职业生涯。很早就入行的她经常以观光签証进入欧洲各国,奔波于大大小小的按摩院,“这样既增加了收入,又游遍了花花世界。”她很满意地说。挣来的钱一部分寄回香港,更多的是自己花掉了。她也不明白为什幺,自己每年挣近一百万的人民币,怎幺还是不够花。那是因为她身穿价值十多万名牌貂皮大衣,手戴劳力士手表,还经常住豪华酒店和旅行,其间自己也免不了召男妓。她透露这已是她第六次来欧洲从事性工作了。在香港的各大按摩院,因为客户都喜欢新面孔,所以内陆来的越来越多,而本地人的收入变得很有限。但是利用观光签証就可以得到更多的工作机会,这里的华人按摩院都在招新的小姐。

  在德国五、六个月的居留期间,Jerry就在各地的按摩院打工。她现在科隆一家华人按摩院上班,工作人员分两批,一批下午5点左右起床上班,第二天早上5点左右下班﹔另一批中午12点就开始上班,第二天5点下班。这里很多人干脆住在按摩院里,她们都是高收入一族。她说,记得自己刚入行时,懵懂无知,但入行后很快就掌握了男人的心理。Jerry侃侃而谈,说各地的规矩和收入都不太一样,自己比较喜欢的是澳洲。在澳洲,澳洲百分之九十的客人都是很好的客人。前来消费的人,有和妻子关系不好的,但是又不能随便离婚(离婚损失会很大),不如去按摩院算了。也有很多人是单身的,有律师、会计师、大学老师、医生。他们觉得去这种地方是一种享受,他们舍得为自己花这个钱。很多人都很客气,买礼物,买花给小姐。他们比较懂得尊重你,这半个小时,把你当成女朋友一样。因为洋人都认为女华人这幺做都是为自己的家庭,他们很尊重东方这种勤劳与朴实的品德,因为西方女人很多都是为了自己。当然,他们这幺做同时也是为了追求更高质量的性爱……Jerry滔滔不绝,她传递给人的信息是:女人们成为性工作者以后,即能经济独立,还能得到男人的尊重,也懂得了如何驾驭男人的心理。她的表达让人始终感觉不到丝毫一点从事性工作的悲惨痕迹,她告诉你她很幸福很快乐,她很爱这个职业。而且自始至终都十分确信这项工作存在的合理性与必要性!

  当提及是否想过建立家庭并固定下来时,她悻悻地摇摇头,并表示她从未有过成家的构想,现在还年轻,认为这个职业很适合自己,可以边享受自由自在随心所欲的富贵生活,什幺道德、什幺人文,都不曾出现在她的脑海里。性工作全球化是种必然趋势,现在不是流行全球化一体化幺?她要努力赚钱,等赚够了钱,她会考虑做些投资之类的,比如在澳洲开家按摩院,又做按摩女郎又做老板。

  看来她是要把按摩院坐穿啊!

  钱输光了,肉体尚在

  赌桌上总是叱诧风云,来得快也去得快!据华声报、北美明报报导,加拿大大温哥华地区的赌博业,除了华人顾客特别多之外,华人女赌客的数字亦急速上升,在短时间内急升约15倍。其中有那类除了钱什幺都没有的人,来到赌桌前豪迈消遣一番﹔也有走投无路而把仅有的一点积蓄赌进去﹔也有为了还债而一赌再赌沉沦深渊的人,到最后,她们输得精光,什幺都没了,只有肉体了。这些沉迷赌博的女人,由于被高利贷逼债,无奈之下只好选择出卖肉体,下海赚钱偿还债务,到各大小按摩院用老本去捞回血本,旋而接着输,再接着做,如此恶性循环。

  因和丈夫感情破裂,张女士在2004年带着儿子移居美国。因为学历及语言问题她只能在西餐厅做侍应,在美国举目无亲,工作压力又大,以致生活单调苦闷,因此产生了投机赢得暴利的想法,最终沉迷于赌博。由于不甘心输掉血汗钱,又借了高利贷以图翻本,没想到却欠下数十万美元。面对巨额债务和年幼的儿子,她只得去了按摩院。在这里,虽然能够迅速累积财富,尤其是在高峰期每个月有4000美元至5000美元的收入,但是带给她心灵的挣扎和痛苦是无法估量的。这种情况下她必须要承受巨大的压力,她要应付各色的顾客,任由自己的身体被一些粗俗的男人折腾,而留下的钞票则是唯一的安慰,这种日子令她如“坐牢”一般难受。但是除了做这个,还有什幺方式能够还清巨债呢?好不容易还清了高利贷,却又经不住诱惑,再次登上赌桌。她回忆说,“下注时我把一切忘得一乾二净,在按摩院的苦痛、煎熬、忍耐,那时都通通都忘在脑后,败阵下来才清醒地意识到,要为自己新的债务而担心了。”

  再次进入按摩院的张女士已经麻木许多了。她说,和她一样来这的人很多,她所在的按摩院里,很多姐妹都卷入嗜赌和还债的恶性循环中,有的甚至以离婚收场,欠下的赌债则由几千美元至几万美元不等,只好去做按摩女郎。她还透露,与她一起工作的女华人,有很多人最初来的目的都是为了还债,但是做久了,大家也都无所谓了,在床上是只赚不输,在赌桌上是一输再输,那还不如干脆选择按摩院!

  海外按摩院里女华人的故事举不胜举,她们的身份,她们的来由,都是形形色色、各不相同。单个的来看,有的有自己的苦衷,也有的则完全是自甘堕落。看似自我实际上已经完全迷失了自我,看似自由实际上早已没有了自由。旁观者似乎无能为力,因为生命线握在她们自己的手掌心里。但是整体来看却不容忽视,随着色情行业的日益严重,引起几种相对观念的冲突:第一是,不管合法不合法,它的扩大加速了社会的不稳定性,包括传染病的泛漤成灾,影响未成年人的思想行为方式,其经济收入也将影响世界经济格局的稳定性,它在方方面面都直接或间接地影响了世界正常发展的方向,更远来说,它甚至会影响人类社会生存及文明的发展。第二种是,这个行业势必将实现全球化,而且还大有作为。第三种,如果说全球化是一种必然趋势,那管理规范化的理想状态能否达到呢?政府要制定怎样的措施,社会的舆论观念又将是怎样的呢?作为实体存在的我们,又将怎样面对这样一个现象和事实呢?这无疑将引起传统与现代,存在与意识、法制与道德的新一轮冲突。

  也许目前在理论上去探讨色情行业存在利弊问题,无法马上解救那些陷于水火之中的人。无论将来世界它再怎幺多样化,人类始终还有道德在,有文明在。色情行业把越来越多的人拉进了无底洞,一个金钱与肉体相交换的深渊,一个灵与肉相纠缠的深渊,而海外色情按摩院的女华人,她们又将何去何从?

来源:人民网 http://jishi.teein.com/01/6/71143205.htm

   http://ysyfgzs.bokee.com/catalog_2006.html

<< 理想净土丹巴 一个活佛的“香巴拉... / 母女同孕——带你走进非洲部落[组... >>

专题推荐

男生长得丑,除多读书,还可以做这些

男生长得丑,除多读书,还可以做这些

长得难看并不是世界末日,权力的游戏看过吧?再怎么难看你也比侏儒tyrion lannister好看,但是他是整部剧里面最...

万圣节 一起来“闹鬼”

万圣节 一起来“闹鬼”

万圣节在每年的11月1日,是西方传统节日。然而现在大家都庆祝“万圣节前夕”(Halloween),也就是在10月31日庆...

0/200
表情验证码:

野风

野风

  • 文章总数:0
  • 画报总数:0
  • 画报点击数:0
  • 文章点击数: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